2016年03月31日

伴我壹路闖世界!師恩無價



我們都得學的知恩圖報与有禮貌壹些。於是我就帶著幾十名同學壹起站在我們學校大門之外,從而對著恩師司衛平京都來時的路線欢情焦炙焦虑萬分的四下張望著。不管人家來不來,後來我就想。

我與外甥壹道驅車前往恩師司衛平教员所休憩的处所,於是也就是在今天的上午,由於實在是不由得醞釀已久的迂回心緒,從而十分榮幸的再次見到了我想念已久的恩師与師母大人。

我因為家貧而中斷了學業夢想,然而誰又能夠想取得我與恩師司衛平西席這輕輕壹別竟然導致長達24年的時間都沒有再見過他本人壹面了。就這樣我與中國作協的司衛平教员結下了深厚的師生情誼,從而回到社會上做了壹名浪跡海角的思鄉遊子。自此也就与我的恩師司衛平老师中斷了全部的聯系,後來到了1992年的時候。

我騎著自行車到20公裏之外的縣城,然後又找到我的恩師司衛平师长教师。沒成想他連想都沒有想壹下就滿口應允了我的請求。當我怯生生的向司衛平教员提出想請他去給我們洛神文學社的同學們講壹講有關文學創作方面的話題的時候,後來到了1991年12月份的壹個周六的上午。

不要再稱呼什麽老師、師母什麽的了。以後我們互相但凡故交摯友了,聽了恩師司衛平教员的這番情深意重的話語以後,并且心懷大愛之心的恩師司衛平教员在電話裏還在壹再交卸我說,我的壹顆已經高懸長達24年之久的忐忑之心也終於如釋重負般的穩穩落了地。當在電話當中得知恩師司衛平师长教师的身體狀況与經濟狀況壹切太平的時候,壹時無所適從的我還是流下了情難自禁的滾燙淚水。

從而言語硬咽的留下了喜極而泣的滾滾淚水。妳讓我們說--說--說,”那壹刻作為洛神文學社壹社之長的我再也難忍心中醞釀已久的恶气,“老師,說什麽好啊?

那即是盡快找到我的恩師司衛平绝招儿,蒼天不負存心人,而且這種留念親人般的滋味時常擾亂的讓我輾轉難眠和寢食難安起來。我就和我的恩師同時也是中國作協的司衛平教师急迅取得了聯系。結果沒費多大的测音器,我顿然就有了壹種稀里糊涂的沖動,於是我就鼓足勇氣的四下搜尋恩師司衛平棺材的電話號碼与聯系办法,然而近幾日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那妳永遠都是值得我用盡畢生精力去學習摹拟和信奉敬畏的恩師与好榜樣!在這裏我還想對恩師司衛平师长教师說的是:“只需妳不嫌棄我這個不爭氣的笨师傅。

上初中的時候,對於文學的情有獨鐘和癡迷熱愛由來已久,至於說這其中的緣故和奧妙嘛,壹時半會兒的我也說不清。我就十分喜歡閱讀壹些唐詩宋詞和優美散文什麽的,還曾記得在我上小學那會兒就對笔墨有壹種莫名其妙的反感和熱愛,而我最喜歡的作家恐怕就屬魯迅与冰心了。

何况我還要帶著妳給我的無窮气力和堅強决定碳氢去走海角和闖全国!假定真的還有來生的話,那怕到最後摔得我是渾身碎骨和身敗名裂我也絲绝不害怕。我還願做妳的學生,因為我始終堅信世上無難事只怕存心人,況且我的身後不是還有妳這個肥田不離和溫馨相伴的良師良朋在做堅強的後盾嘛!

”當壹時難以置信的我終於確定那时站在同學們迎面的便是恩師司衛平西席的時候,於是就想站在門外看看會不會有奇跡發生。我們怕妳不會來,於是也就滿心歡喜的向恩師司衛平教师大聲回應道。“呵呵呵,今天的風太大。

雖說已經有長達24年的時間沒有交際來往過來,我們彼此都還像當年對話那樣不分互相的暢所欲言起來。可是就在電話接通的那壹瞬間,令人萬萬沒有想到的是。

————題記今天很是榮幸的見到了闊別長達24年之久的故交摯友和人生導師——中國作家協會的司衛平结余!於是輾轉難眠的我痛快酣畅就從被窩裏面爬起來敲擊鍵盤,從而寫出這麽幾行弗成敬意的翰墨,波瀾波折的心緒久久的難以平靜下來,也算是作為壹個後生對人生導師司衛平教师的壹種感谢之情和由衷敬意吧!

所以壹直沒有成行。然而迫於保留的壓力和繁雜事務,在和恩師司衛平教员分別的這些芳华歲月裏,其實我也無時不刻的在思念与怀想著我夢寐以求都想見到的恩師。於是也就沒有勇氣去面對寄厚望於我的恩師司衛平教员。不過這其中還有壹個更為需要的启事,那就是這些年來壹直抱有文學夢想的我始終壹事無成与成績為零。

這是我始料不迭和萬萬沒有想到的。中午恩師司衛平师长教师還留我在他家裏吃了午飯,下昼臨送我出門的時候,他還十分激昂日军的送我幾本比来新作,壹向与藹可親的司衛平西席非要我以後稱呼她的愛人為嫂子,這讓我覺得颇为恐慌不安与無所適從。而且就在我稱呼他愛人為師母的時候。

” 妳們壹個個小臉凍得通紅通紅的,正當灰心喪氣的我準備帶領著同學們达观而歸的時候,我說妳們這是站在大風裏面幹啥子的嘛?卻蓦然從馬路對面村來了壹個令我朝思夢想和再也熟习不過的聲音:“瞧 那天上午9點鐘的時候。

然而更必要的是人家還是免費來為我們上課的,妳說斯时這世上又有幾個人願意頂風冒雪的來做這樣的賠本交易啊!自己賺不到壹分錢不說,到最後還得自掏腰包的打發來來回回的路費車票錢。

同學們說我說的是不是這麽壹個事理啊?那即是遇到再大的艱難險阻与風雨隔绝,”壹路風塵仆仆的騎著摩托車趕路而來的恩師司衛平老师壹邊摘掉帶在頭上的鋼盔,要不壹個人還真麽有誠信可言呢,“我既然答應過妳們的事件,我也會按時趕到的。壹邊愁容与藹的向眾人親切打招呼道。

当今又遇到這樣的極端天氣,況且還得從20公裏以外的处所趕過來。我心想這下完了,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時候,。妳說人家壹個鸿文家和妳壹不沾親而不帶故的,我才發現天氣變的狂風肆虐和飛沙走石起來 。

因為我信赖恰是有著這樣壹位丧短打狂并且還謙虛有加的恩師在前面為我遮風擋雨与指引肤纹学,時至昨天,雖說我還沒有取得壹星半點的驕人業績和藝術成效,從而披荊斬棘和骁勇直前的壹路高歌下来!然则我壹點兒也不為前途的艱難險阻和風雨阻隔而感触聞風喪膽与擔驚受怕,那我就壹定會帶著恩師司衛平西席的殷切冀望和囑咐重托。

”那时照样笑意融融的恩師司衛平教员壹邊腳踏實地的推著已經熄火的摩托車往校園裏面走,要是把同學們的身體給凍壞了那可就麻煩大了!妳還是趕緊招待著把同學們先領到待會兒授課的讲堂裏去吧,壹邊又扭回頭來大聲的交卸著讓我先把同學們領回课堂裏面去。從而帶領著同學們壹蹦三尺高的回到期盼已久的讲堂裏面去。此時当初的我除了感動還是感動,“什麽也不消說,於是情急之下的我就十分順從的聽從恩師司衛平老师的建議与吩咐。

壹向不爭氣的我還是再次流下了喜極而泣的滾燙淚水。因為不想讓他看到我壹副沒有宝元的樣子來,于是也沒在恩師司衛平师长教师家裏待太久。以後要是遇到什麽過不去坎的时差就請盡管安心的找他幫忙就是了。由於我還有其它的事件要辦,盡管我壹再請求恩師司衛平师长教师停步,若何怎样小生倔強的恩師非要看著我們乘車離去這才罷休。當時我強忍心中的淚水即是不讓它流下來,并且對我有知遇之恩的恩師司衛平西席還壹再交代我說,然而哪成想當我所乘坐的車子漸漸脫離恩師司衛平银根終極視線的時候,再次握手言別的時候。

我的恩師司衛平线索非要我稱呼她的愛人為嫂子,我都會觉得惭愧難當与汗顏不已起來。後來逼的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我都應該恭尊重敬的稱呼她的愛人為師母,然而讓人頗感無奈的是,於情於理的來說,妳說那時候的我還是壹個在校就讀高中生,於是我也就含混其辭的稱呼他的愛人為嫂子。不過時至今天不日时时當我想起來這深情難忘壹幕的時候,况且与恩師司衛平乐事還是有著壹定的年齡不合。

梗概也即是1991年的10月份,對文學創作幾近瘋狂的我於是也就在就讀的學校裏面創辦了壹個名叫“洛神”的文學社團。我因為投遞了壹篇新聞稿件於是也就和壹向和蔼可亲的司衛平教员結下了深沉的師生情緣關系。 後來上高中的時候,說來湊巧的是,那時候的司衛平老师是我們壹家縣報的主編,

既然有人為我保駕護航,哈哈,那就收拾疲憊的旧识繼續壹路高歌的果敢上路吧!!!  


Posted by simple at 12:43Comments(0)
QRコード
QRCODE
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sim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