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02日

就這樣我們彼此陌生著



看不懂的是什麼。心的冷漠已經讓我琢磨不透了,你不說我也不問,就這樣我們彼此陌生著。偶爾的寒暄幾句,卻誰也不知誰在幹什麼。

是你的冷漠,還是我想太多。我想也許既是我的東南亞旅遊冷漠也是我想太多吧,其實我真的只想了一點點,對你卻思念卻那麼的氾濫了。何時起,我不冷漠,也不用想太多。我想有那麼一天,好好的,就那麼一天讓我不冷漠不想太多就過好這一天。

周圍的冷風 多久了。風很大,很冷。風真的很大,可以把我吹的香港一日遊搖擺,卻搖擺不了對你的心。風真的很冷,像你的心一樣。我想,我寧願在冷風中駐立,讓冷風打臉,也不曾想要離開。

晴天要試著拿起灰色。是晴天嗎?真的嗎?抬頭,是金橙的太陽。我想沐浴陽光,想要幸福。拿起那件你送的灰色外套,哦,不,現在的心情是灰色的。晴天,還是笑笑吧,於是強迫著自己。

猜不透的是什麼。我不愛想,也很單純。而你總是隱藏的很深,而我永遠都猜不透。

是你的淡然,還是我太過火。我想是你的脫髮淡然吧,要不然怎麼會無動於衷。而我卻還那麼的對你過火,是我放賤了嗎?我糾結了,你說呢?

小心的把你捧著,結局卻成了兩個字的結果 。我不懂甜言蜜語,也不懂寫詞作賦,唯一懂得把你小心捧著,那麼的小心地,小心的讓你溜走了。結局是什麼?是那本泛黃的實德金融 倫敦金日記本上你的親筆。好久了,筆記本成了我們愛情的祭奠。

不需要可憐我,什麼都不用說。都說愛情是最不能憐憫的,可憐來的愛情是什麼?不要看我難過傷心了,什麼都不用說了,一切與你無關了。

有過的任何,它說它都忘了。我也忘了,把一切都打入冷宮了。

感情你不用負責 別再想了,難不難過你也不必過問了。你想的是什麼,我都知道,大概沒我什麼吧,只是偶爾落寞的鋁窗維修時候想起了我,那不必了,真的不要再過問了。我很好,一切安好,我說。

時間是你調的,所有都重新了。能否把時間撥回到西元二二二二年二月二日,這樣我們都不一樣了,重新了,你是你,我依然是我,你走你的,我走我的,一樣,還只是微笑地點點頭。

過了就過了,你也不必回頭了。下一站,我知道你不會出現了,因為你說過這是你的最後一站。愛情的列車不會因為我的代謝綜合症難過而返程,我走了,整理好心情,下一站我想也有一道彩虹吧,念安。

多餘的歉意留著 回憶好了。臨走時地那默默耳語,我記得。我會在下一站的旅程記起那段回憶,沒有你的壞,只有你的好。

再見了 我也要走出了 不必了。我的下一站要快到了,再見了,我朝著上一站揮揮手,我想說不必了。  


Posted by simple at 11:33Comments(0)王賜豪醫生
QRコード
QRCODE
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sim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