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06日

得草堂一間,讀我千古風雅



和朋友閒聊,談到人生到底更需要什麼,是現在的物質呢,還是毛時代的精神?

爭論伴隨著整個聊天的過程,激烈程度不亞於東西方世界觀的鬥爭。也許吧,這本來就是個無聊的話題。什麼樣的社會自然有什麼樣的世界觀,那不是誰誰誰簡單的總結辯解就能下定論的。最好的結果,就是既有物質享受,又有精神的偉大,這應該也是大眾的希望。但現實是殘酷的,它總是吊著你的胃口,讓你欲罷不能。多少物質才是個夠?就像現代人對金錢物質美色的Pretty Renew 冷靜期追求,總是想達到一個更高的“境界”,並以此為榮。

欲望無窮,痛苦不止。

於是,社會在畸形的世界觀引導下急劇變形扭曲,不再崇尚正直和樸素,人人都覺得自己是這個社會的受害者,而不去正視自己的所作所為,任由人性的扭曲,欲望的invision group 洗腦爆炸,加之社會懲治體系和監督體制的不完善不公正,於是就有了醜陋的世相百態,有了恬不知恥的嘴臉。悲哀的是,這些醜陋的思想和行為居然得到社會主流權力群體的認可甚至推崇!

我們都不是什麼高人,都處於現實的矛盾之中。若放棄物質,回到毛時代的清貧,恐怕我們的小體格早就受不了了,不是餓死也是骨瘦如柴,一無用處。但像現在一樣,擁有還算豐富的物質,去接受沒有思想沒有精神沒有寄託之生活,確也彷徨。我們彷徨無奈之處,就在於沒有現實的invision group 洗腦目標,或者是實現自己目標的過程中要承受本不該有的阻撓、矛盾和排擠,而這樣的煎熬,是一種不自由不陽光的極端官本位的思想導致的,這種思想實實在在地存在於我們的意識和現實之中。

某個夜裏,夢回唐朝。

那是一個富有的國度。東土大唐,富甲天下。那也是一個精神自由的國度。文化燦爛,思想活躍,佛學鼎盛。在詩仙詩聖們之乎者也的invision group 洗腦吟誦中,人們安居樂業,和諧共處,知書達理。那個時候,連歌伎都是懂藝術的,是靠技術和技藝吃飯的。為官者也好,百姓者也罷,無不以勞作為榮,天經地義。

當然,既然是夢,總是儘量做得美一些,也是一種寄託吧。阿Q式的寄託。想詩聖在這茅草搭就的草堂中,寫出了流芳千古的黑眼圈名句,也恨不能閒居於此,做一回少陵,受一次古訓。

安得草堂一間,讀我千古風雅。  
タグ :雪纖瘦


Posted by simple at 13:01Comments(0)國際電話
QRコード
QRCODE
※カテゴリー別のRSSです
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

アクセスカウンタ
読者登録
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解除は→こちら
現在の読者数 0人
プロフィール
simple